白浅院长

精分假文青。这是一个渣男的lofer。喜欢在这里写写自己的感受,发一些喜欢的图片什么的。

三观奇葩的地方,请多多包含。

mid_night

从第一次的四目相对的心有灵犀,变成了了如今无数次的冷眼相对,我失去,原来是值得爱与被爱的权利。

两年了,这两年所有的嘴硬,所有的自我麻痹,都在每一次遇见时的冷眼相对之后的下一秒崩溃。原来那第一次牵手,真的无可替代。

大概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们在某个楼道,第一次亲吻,一起看着被夜色笼罩的大学城,还记得那句“我只喜欢你”。我还记得,第一次在经贸东路牵手,第一次你躺在我的腿上。

然而后来我们分开,自己强作毫无波澜,却在一个又一个孤独的晚上崩溃。我甚至记得,分手的第二天,碰见你,自己不小心崴了脚,自己灰溜溜的离开模样;也记得分手的第一个礼拜,你从我面前路过亲密的搂着那个男孩的模样;还记得,从一个学长口中得知你所谓的“真面目”时我的震惊。

再后来,我就自己坏掉了。

劣根无限的被放大,喜欢混淆好感和喜欢,喜欢把一点点的感觉夸张成爱意,甚至把“一起成长”变成了需求。于是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坏,也仅仅是我自己的关系。

我伤害了值得去爱、爱着我的人;伤害了另外三个无辜的人,所以我也没有资格去在意你了。

正是我自己坏的那么彻底,所以才会那么在意你吧。并不像她们说的,我只是介意你过得好不好,我是心疼那时候在你身边的那个我,再也没有了。

所以每一次遇见你的冷眼相对,里面有我的倔强,我对自己的否定,还有对那时候纯粹的不舍。才明白,以一个人的离开作为借口,放纵自己,背叛自己,是多么地愚蠢。到头来,我什么也没有,还把我原来的财富弄丢了。

现在是凌晨三点五十,碰见你是五个小时前,醒着的是窗外大学校不眠的灯火和矫情的我。我很后悔,两年前,我没有管好自己,比起你,我更想祝我幸福。

评论(4)

热度(1)